馥焉若蘭

a14

邊款:「初抵大阪,ブレアハワス学生寮五○七室,俊光刻」

a04

從未想過要來日本,一句日本語也不會,基本的問候語「こにちは」也說不出口,記得第一天到關西機場,看到日本人,直覺的想說「你好」,以表達善意。

a13

日本近代書法家赤羽雲庭的海報《暮山巍峨》(局部)

 

就是不怕才敢吧!用台灣話說最直接「憨膽」~

 

這方印是來日本刻的第一方閒章,已經不記得是那天,在網路上聽到古琴〈幽蘭〉的曲子,有感而作。

 

方才內人說:「那個字好醜,把那張拿掉!」(上圖)

她知道不是我寫的。

這方「馥焉若蘭」橢圓章,我鈐蓋於日本近代書法家赤羽雲庭(あかばうてん)(1912-1975)的海報(ポスター)上,ポスター《暮山巍峨》(局部)這件書法設計,這是赤羽雲庭的代表作,充滿自信的布局,表現的文字像扎出來的,那頗具強韌的線條和直截的表現,醜得有自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年3月12日於大山居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阿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