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四月廿一日午後第一次到河內教授的書道教室,教室位於淡路(小川)町栄豐齋筆墨莊二樓。

    初次到來,我帶了十四年前出版的篆刻集《尊謙山房印譜》,請河內教授指正。一開始教授先大略看過目錄,然後很仔細地逐頁翻閱、詢問,當看到仿漢瓦當「永受嘉福」這方大印時,指這邊款對我說: 「落款就不用強調『鳥虫書』了」。

    是啊!

    我多餘落了「鳥虫書」這三個字,任誰看了也知道這特殊的字體是鳥虫書。 

c8 

    河內教授閱覽後,要我幫他刻一方鳥虫書的「河內君平」印,我對教授表示給我一點時間,鳥虫書比較麻煩。

c7   

    當下心情是喜悅的,因為受到肯定。又想著十二以前是仿刻,現在是創作。

c6  

    五月十日完成「河內君平」,十二日上書法課時就將此方印交到教授手上,看到印後教授說: 「河的『口』好像人在笑的樣子」,然後將印章分享在座的同學欣賞,隨後又說: 「再幫我刻一方『河內利治』白文的鳥虫書。」

    突如其來的這句話,出乎我意料之外,當下只應一聲: 「噢!

    藝術的創作就是超越自己。除了自我肯定之外,再者是穫得別人的肯定,而更重要的是受到懂的人肯定。

c4

    昨(六月十六日) ,為河內教授治的白文鳥虫書印章親自端上,教授看了後慎重說: 「我以後會蓋在作品上」

c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