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之行

a07a06a05

邊款:

    「千里黃雲白日曛,北風吹雁雪紛紛。錄唐人高適別董大詩句,以寫自況。來日本已一年半,下個月即遷至東京;壬辰春分後二日,俊光於大阪。」

 

    這是即將離開大阪前所刻的,時間是二○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,那時已經確定要到大東文化大學就讀研究生。

a11

    原本是以讀日本語的留學生身份來日本,簽證的時間只有一年半年,期滿必須得返國,如果想再繼續學,就要回國再重新辦簽證。

a08

    我的日本語學得很不好,日語的單字、語法又多又雜,加上我的記性差,在日本語學校一直停留在基礎班,我想報考大学院的考試,日本語學校的老師聽了都嗤之以鼻,連旅居日本的佛光會朋友也揶揄我。說實在的,讀得很痛苦,想回台灣,也真做了回家的打算。

a15  

    但是,二○一二年一月十二日第一次到東京,拜訪伊藤滋先生後情況開始轉變,由於遇到了不可思議的因緣。

 

a16

主要的轉折點是東京佛光山寺住持覺用法師,他的一通電話,請小笠原夫婦引領我至大東文化大學參觀、報名、考試、入學,所以我又留在日本。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阿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