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次展覽展出前,日本放送協會(NHK)發佈一則重要新聞,稱有「世紀新發現」因而掀起書法界的騷動,甚至波及藝術界,這軒然大波即是王羲之「雙鉤填墨本」─《大報帖》新發現,經日本放送協會特別報導,遂引起各界熱烈地關注。

i009 b2.1 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此次披露的王羲之摹本,原本是日本私人收藏品,一直被認為是小野道風(おの の みちかぜ/とうふう、894966平安時代の貴族・能書家)的手跡。

4805

    有關這件摹本的鑑定經過,首先是東京都世田谷區的五島美術館理事兼學藝部長‧名兒耶明(なごや あきら)因私人收藏者鑒定請求,受理後轉託東京國立博物館進行鑒定。經東京國立博物館陳列品管理課長、中國書法史專家富田淳(とみた ジュン)等人進行鑒定,最後確定是王羲之書法作品的摹本,並認為此摹本有可能是由遣唐使帶回日本。

a1

  因起首有「大報」二字,此帖也被稱為《大報帖》,摹本長25.7cm,寬10.1cm,分3行,共24個字。

釋文:「便,大報期轉呈也。知不快,當由情感如佳。吾日弊,為爾解日耳。」

  文中之意,是「兒子『期』轉告我有關你的訊息,知道『大』不開心,我想或許隨心所欲較好。我日日疲累,只為你而度日。」是屬於個人書札,呈現出王羲之的日常生活和心情。

    根據東京國立博物館解讀,「大」是在王羲之書信往返中常見的人物,被認為是王羲之堂叔王導的第五子王卲。王卲,字敬倫,小字大奴,東晉官員及書法家,習草書亦有所成,《述書賦》載「(王導)有子敬倫,跡存目驗。以古窺今,調涉浮艷。尚期羽翼鴻漸,芝蘭香染。」「期」也在王羲之的書簡中經常出現,他是王羲之的兒子之一,鑑識者認為應是王延期。而延期疑為羲之第六子王操之的小名,根據中國唐代品鑑、評論書法家與書法的名著《書斷》記載,王操之「工草隸」。

b01  

    富田淳說,鑑定為王羲之摹本的理由如下:

    首先,文中有王羲之兒子的名字「期」的字樣,而且有「日弊」等王羲之經常使用的措辭。其次,與1973年公開的《妹至帖》(日本個人收藏)等王羲之的摹本酷似。再者,確認摹本為「雙鉤填墨」的手法製作,即使用工筆描繪字形筆畫的輪廓,然後將內部以墨填滿。根據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,目前使用雙鉤填墨手法製作的王羲之摹本,中國與日本乃至全世界加起來不超過十件作品,當然此件作品《大報帖》已經被日本指定為國寶。

b9  

    展覽場《大報帖》的摹本旁附有一條箋,上寫「小野道風(おの の みちかぜ)朝臣筆」,此箋即是古書法鑒定權威「古筆了仲」(こひつ-りょうちゅう)的鑒定紙條,時間約於德川幕府末期至明治時期之間

 20.1   b8.1111  

「小野道風(おの の みちかぜ)朝臣筆」條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妹至帖》

   某人將《大報貼》與《妹至帖》珠聯璧合,在幾個小時內用圖片解析的方式提出新發現,解說這三行唐摹本的王羲之書法,是1973年已發表的王羲之《妹至帖》的後半部分。他運用「縱簾紋」比對的方法,把兩件作品合拼,可以明顯看到兩件書法「縱簾紋」是吻合的。

【縱簾紋:製紙時抄紙所用竹簾,竹簾橫向是線紋,沒有縱向竹紋明顯,而直向的竹簾紋稱為「縱簾紋」。】

b9b8.1111

    也有分析人士表示,在未驗證實物之前,僅憑圖片無法判定二者關係。但就目前所見照片而言,《大報帖》與《妹至帖》二者書風的確相近,皆為草書,而紙質色差較大,二者是否屬於同一紙,仍須多方比對詳加求證,以還原真相。

b8  

 

全站熱搜

阿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