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十二日(火曜日),日本語學校開課,買了學校的課本三本共七千五百日圓(折合台幣約二千八百元),不是很貴,是超貴,超乎想像的貴。如果在台灣那肯定沒人會買,找個影印店印個一本也不過一、二百塊,三本頂多六百元就解決了,這是台灣人節儉的地方,但相對的是台灣出版業不發達也是其因,每件事向來就是一體兩面的。

04.jpg

05.jpg

06.jpg

07.jpg 

來大阪學日文與台灣不一樣的地方,除了環境有差異之外,更特別的是文化的差異,試舉兩件例子說明。

  日本人向來給大家的印象是團結、務實且認真。團結是他們民族特性,不會有個人意見,而且務實又認真的執行,不論原本的對與錯;有時想想還蠻可笑的。

先舉我的例子。

我對漢字熟悉,可以說是爛熟,能將草書一直推到甲骨文,文字的字形對我不成問題,我一向對自己寫的字充滿自信。直到那天我被指正,我才驚覺我的專業在這裡居然是沒用的。

日本文字的形成來自於唐朝,奈良時期大化革新之後,日本自從中國引進漢字,日文才開始有了表記(語言在表達其內容時,其記錄的形式和符號)。日文就是平、片假名+漢字,雖然文字部分演化是來自於中文,但發音部份卻是日本自己獨立的五十音,因為是將漢字變成符號,加上本土發音所形成的一種文化,所以才形成"日語"

我上的日語是基礎課程,要由五十音開始學起,除了老師上課講解之外,也有功課要寫,在五十音習作中有「」,這個字是「美」的草體,那麼捺的捺一畫應該是向下壓,不會向上,你看老師改過後的字像不像「升」字。

在台灣,我想大多數都是像我這麼寫的吧﹗我長這麼大從來不曾被指正,這是我生命中的頭一遭。

08.jpg 

  不得不自嘲:「原告變成被告」。

  這算小條的,前天我隔壁的布朗桑才嘔。

  上平假名的課,老師除了糾正字形更要求發音。

  第一句小關先生(せんせい)就與布朗さん(がくせい)槓上。

 小關 さん:アメリカ(日語發音)

  布朗さん:America(美語發音)

 小關 さん:アメリカ(加重語氣的日語發音)

  布朗さん:America(平和語氣的美語發音)

 小關 さん:アメリカ(加重語氣同時瞪著布朗さん的日語發音)

 布朗 さん:America微弱語氣的日語發音)

  下課休息時布朗さん對我說America(美語發音)才是對的,而且念起來簡單又好聽,我聽了後點點頭表示贊成,但又能怎麼樣呢?

  對了,我忘了介紹我們這一班的同學,成員如下:

  許○文(テイワン

  Brown(アメリカ)

  顧○婷ゅうごく

  柴○琳(ゅうごく

  趙○原(かんこく

  康○大(かんこく)

  金○佑(かんこく)

  韓○熙(かんこく)

  顏○闌(かんこく)

  廖○伶(ゅうごく

  李○沅(ゅうごく

  閔○泓(かんこく)

  熊○宇(ゅうごく

  加我,共計十四人。

基於隱私我僅能這麼寫。

以下是第一天發的課堂用語,有中文、英文、韓文,當然有日文啦。

01.jpg

02.jpg

03.jpg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